何人可:中國家居設計需要有服務全人類的國際視野


      進入3月,家居圈已是熱鬧非凡。中國家具産業專項大獎——2019金羿獎,伴随着第41屆國際名家具(東莞)展覽會的舉行也已悄然而至。

      日前,《家具與室内裝飾》雜志社副主編黃豔麗就金羿獎與家居行業的發展趨勢等相關問題,對2019金羿獎評委、湖南大學設計藝術學院院長何人可教授進行了專訪。

2019金羿獎評委

湖南大學設計藝術學院院長

何人可

 

以下是采訪實錄:

      黃:何老師,您好。繼2017金羿獎之後,您再度擔任2019金羿獎評委,是什麼原因讓您選擇再度與國際名家具展(東莞)合作,助力2019金羿獎呢?

      何:這裡有幾個原因吧。首先,我早年留學丹麥,在1987年拜訪過丹麥的家居設計師漢斯·瓦格納(Hans Wegner)。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家具設計師,他的作品“Y”椅,“孔雀椅”都是非常經典的作品,包括他從古代傳統設計中吸取靈感,去淨化其已有形式,進而發展自己的構思的這種設計手法,其實一定程度上來說對中國的一些新中式家具的設計是有一定影響的,他對當代家具設計的發展可以說是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的。

      其次,十多年前我也親自去拜訪過宜家的創始人英瓦爾·坎普拉德(Ingvar Kamprad),和他面對面地聊過。

      宜家作為全球最大的零售商,他北歐風的家居風格是相當成功的。宜家的家居生活理念和家居風格對中國人的影響很大,尤其是對新一代的年輕人的影響,現在最盛行的家居風格是什麼?就是北歐風格,這和宜家也有撇不開的關系的。

      漢斯和英瓦爾,他們對當代家具的影響這麼大,我從他們身上所了解的知識就應該去助力2019金羿獎,去推動金羿獎推動家居行業更大的發展。

      最後說回來,東莞這些年的發展是處在一個轉型狀态,是一個集群化、高端化的轉型,國際家具展在東莞舉辦一定會成為家具行業的一個聚集點,她的成長空間很大,行業的發展也是很有潛力的,是值得我去關注的。


 

      黃:在家居行業國際化的趨勢下,您認為國内家居行業要作出哪些調整和應對呢?中國家居設計應該如何跟世界接軌?

      何:國内的家居行業在這種國際化的趨勢下要緊跟行業的風向标,避免盲目地埋頭苦幹。

      在我看來,年輕人的品味和取向就是家具發展的風向标,其實中國的年輕人對家居品味無非就是環保、簡約,再者結合智能。

      所以,目前來說,在年輕人眼裡北歐風是最盛行的,包括服裝,黑白灰加上個性的配飾,就是大多數年輕人喜歡的樣子。

那麼什麼樣的消費需求相應的就決定了什麼樣的市場,就決定了家居設計的趨勢。

      面對國際的潮流和趨勢,要根據行業的情況而定,做出相應的調整。追随時代的自然發展規律順道而行,打造屬于中國自己的家居品牌,并且讓中國自己的品牌國際化,這樣中國家居設計才能和世界接軌。


 

      黃:在中國,很多好的設計可能轉化不了品牌效應,從設計落地到産業仍存在一定的困難,您覺得這些困難主要是因為什麼原因?應該如何解決? 

      何:我覺得現在很多的家具品牌都慢慢做起來了,而且都是基于互聯網做起來的,像造作就是一個例子。

      所以這就給了我們一個啟示,小米為什麼能做起來?他們都是一個集成的品牌。

      在家具行業,其實也可以在這個大生态鍊的環境下靠電商整合起來。

      黃:何老師,我的理解您看資本的力量是不是也很大?像平常在展會上看到的一些家具品牌可能已經有十年的曆史了,但還是不溫不火,感覺像在“玩”一樣。

      何:那當然是有的,像這些“玩”的品牌很多,他們“玩”得自得其樂。但有的人願景就是這樣的自娛自樂,沒有想過做大品牌,隻是為了豐富市場,這并沒有問題;但是如果作為整個中國的家居發展,必須要有國際化品牌,我們不能隻做制造大國。

 

      黃:作為一位出色的設計師、教育家,您國際化、多樣化的生活經曆是否帶給您不一樣的靈感?您對中國年輕的家具設計師有什麼寄望?

      何:我覺得有幾點很重要,第一點,國際視野,我想現在家具行業最欠缺的就是國際視野,中國設計師一定要服務于全人類,沒有這種視野和願景很難成為今天這個時代一個影響生活的設計師,我們現在周圍的環境哪個不是國際品牌,喝杯咖啡都是國際品牌,中國為什麼不能走向世界?你看我們現在談家具還是談丹麥,要讓外國人來談中國設計。

      第二,了解世界的前沿,比如說現在的物聯網、互聯網平台,人工智能這些大數據對人類的生活影響這麼大,互聯網的平台他不僅僅是個銷售,他可以滿足消費者的定制化需求,實時反饋,這就是大數據的魅力,完全可以運用到家具行業上來。

      而且未來的發展一定會是定制化,個性化的趨勢以及新材料新技術的運用,但是國内新材料新技術在家具上的運用發展遠遠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