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志榮|我們的選擇,決定了我們的命運。

 

      「建築師,設計師,雕塑家」短短的九個字,不足以凝縮盧志榮涵蓋的領域,但是想要毫不費力地在名字旁邊添上這幾個字,确實需要深厚的積澱。

      盧志榮一直以對理念的淨化、詩意的诠釋、細節的關注備受意大利及國際設計界的推崇,是極少數被意大利現代傳統設計界所認可的華裔設計師。


      盧志榮老師,是第一屆金羿獎的評委主席。2017年3月舉行的第一屆金羿獎在他的帶領下,從一開始就注定是中國家具行業殿堂級的專項大獎

      時隔一年,大師回歸。果然如傳聞所言:一襲白衣,風度翩翩。夜晚的厚街稍有涼意,盧老師在白衣外多加了一件黑色毛衣開衫,比起一水的純白,倒是多了幾分平易近人的親切。

      溫和謙遜是人們常用來形容他的詞語,大師們常有的性格「反轉」,也在他時而發出的輕聲歡笑與孩子氣的小舉動中得以體現。

      被問到為什麼隔了一年再來參評金羿獎,盧志榮說是刻意為之

      「在第一年的評審工作結束之後,我希望在第二年的評審過程當中,整個評審能有更加開放的姿态以及更加大的範圍去進行覆蓋。也希望能夠有更多的同行加入評審的隊伍,這樣一來,才會有新的思想得以湧入。」

      在評審的過程中看見别人創作的成果,也在自己的創作中影響他人。

      本屆金羿獎的獎杯,正是由盧志榮設計的。在這個獎杯裡面有兩個元素,一個是正方形,還有一個是比較自由的形狀。前者的四條邊邊長一緻,象征一種理想的境界;後者來源于「羿」字的古體寫法裡代表翅膀的部分,代表我們自由的思想,同時也是帶領我們不斷上升的一股力量。


      就如獎杯設計所要傳達的理念「追求更好,實現理想」一樣,金羿獎的評選标準也很高。

      對于盧志榮來說,是鼓勵可持續的經典設計。

      「我個人認為這個獎項必須頒給有實質内涵的作品,而不是那些隻有五分鐘熱度、很快就會被遺忘的作品。我指的有『實質内涵』不僅僅是指這個作品有耐用性,更加重要的是它能夠适應文化的變遷,能夠給人們的生活與審美帶來價值。」

      是的,隻有當美發自自然之時,當美與民衆交融并成為生活的一部分時,才是最适合這個時代的人類生活。


      誰也沒有想到,盧志榮演講的第一個問題是「你們開心嗎?」台下觀衆們都愣了好一會兒,才紛紛說「開心」。

      通過這樣一個小問題,瞬間拉近了設計大家與台下觀衆的距離。之後,大屏幕上放出了一些可以代表他童年生活的攝影作品,他說「先讓大家認識一下我」。你看,把自己擺在與觀衆面對面的位置,果真是溫和謙遜。

      家的定義是什麼?

      是否從某個時刻開始,框定了我們生活的範圍,而我們也自然而然地蝸居在這小小的一處。在盧老師的童年裡,孩子的玩耍空間不局限于室内,一條長長的戶外樓梯也是玩樂的場所。「我們不會區分這裡是玩耍的地方,而那裡是工作的地方。」天地之間,任我們騰挪。

      關于青年的記憶,盧志榮聊到電影《花樣年華》。

      電影側面描繪了五六十年代盧老師生活的時代,男女之間的柔情、難以述說的情愫,勾勒女性魅力的旗袍與那時特有的翠綠色的保溫壺。「那個年代,我們不會把所有的話都說出來」,這種欲說還休的克制,也影響着盧志榮的創作。

      懷舊的溫情之後,高度密集的「反烏托邦式」群居圖畫,令台下觀衆扶颚沉思。這種讓人毛骨悚然的「超級大都市」,真的是我們的社會想要朝之發展的嗎?

      不知從何時開始常有「隐遁鄉野」的說法,也許,我們的社會在某一刻已經非常接近圖畫中的人類生活形态。與之伴随的,是人與人之間的矛盾與相互比較、相互競争。

      盧志榮反問,我們是否都是始作俑者?我想,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我們的選擇,終将決定我們的命運。

      我們的選擇,當然也包括了消費的選擇。什麼樣的東西是我們真正需要的?什麼樣的東西是真正經久不衰的?什麼樣的設計是值得我們為之買單的?如果不培養自己的審美,如何從需求側給予供給側足夠的市場接受度?

設計,不僅僅是設計師的事情。

      最後,盧志榮談到設計人心中的「烏托邦」,「如果我們要做設計,必須要有自己的理念,相信我們心中那個烏托邦」。

這場徐徐展開,娓娓道來的分享,對于台下的設計師和觀衆來說,何嘗不是一次行業内外的真摯交流。

      盧志榮的作品中,常常于細節之處包含着對人類無微不至的關懷與愛。

      他說,「不要想什麼是設計語言,設計的目的是為了幫助我們解決生活中的問題」

      一家國外公司,請了非常多的設計師來設計門把手這麼一個「小東西」。

      為了成人開門的方便,高度通常定在1.1米左右,但這個高度對于兒童來說隐含着巨大的安全風險。盧志榮作為設計師之一,設計了一款像古天樂那樣「平平無奇」的門把手。

      但關鍵之處,在于門把手的曲線是朝門内彎曲,這樣一來就避免傷害兒童的眼睛。用美好的設計解決問題,正是設計的目的。

      這個例子,也是在2019設計消費論壇的交流中,由盧老師分享給我們的。



      「我不是一個時尚的人,不會為改變而改變,也不會盲目追尋下一個時尚的元素。我所尋找的,是一種永恒的時尚。歲月往往能打造出更好的設計師,因為時間能讓研究更全面、觀察更敏銳、想法更清晰、實踐更完善……」

——盧志榮

      2019年的金羿獎已塵埃落定,相信在名家具展與評委會主席盧志榮,以及其他評委大咖的助力之下,家居設計和産業進步的步伐,一定又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伴随着“灣區都市,品質東莞”的打造,這座曾經的“世界工廠”在設計力量的引領之下将會為未來生活孵化怎樣的美好願景,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